緒枋_

Scamander骨科是宇宙絕美愛情CP。

【Thesewt】漫漫长夜 (1)

* Newt叛变梗

* Leta存活设定

* AD被描写得有点不是印象中那样(?)

* OOC预警、私设预警

 

* 许久没写文了,或许有些地方会语意不顺&逻辑突然打结,请见谅。

感谢 @Spiral 太太有帮我修改一些段落,至少让这篇看上去不会这么惨不忍睹 _( :з」∠)_

太想看Newt叛变的情节了,于是跟 @Spiral 太太脑一脑之后决定一起来个联合写文了!

说到底我也只是想看Newt站在GG阵营的话会如何大显身手(?)

第二章会发在 @Spiral 太太那边!


【1】

 

那或许不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在Dumbledore强行把一张声称是巴黎的安全屋名片塞进他大衣口袋,并且对他说只能由他去捕捉Grindelwald的那一刻,Newt便意识到这事跟他脱不了关系了。

尽管他本人不愿意这么认为,但总有某些时刻,被Dumbledore利用的想法尽是充斥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

30年来的人生,Newt几乎大半时间都与那群神奇动物为伍,彷佛对于人不抱持着任何想法,比起与人互相之间来往,陪伴动物更令Newt放松,那代表他不必说些漂亮话来讨好其他人、不必回应人们期许他该变成怎样的大人,被限制只能走在铺好的道路上不是Newt一贯的作风,他更加向往自由、他想走遍世界各地去寻找奇特的神奇动物。

然而他的哥哥就大不相同,按照众人的期望那样成长,在Hogwarts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(梅林在上,他究竟是在学校里干了什么事才能这么出名?),毕业后便直接加入了“魔法部大家庭”,直到现在,成了家喻户晓的战争英雄兼首席傲罗,Theseus就像是他的反面,他善于交际、受人喜爱,过剩的自信在他身上从来不是缺点,反而增添了他的个人魅力。

 

在安顿好皮箱下的神奇动物们后,Newt爬出皮箱,魔仗一指便把大衣口袋里的名片给唤来面前。

他不明白Dumbledore怎么会找上他处理这种事情,只因为欣赏他不追求功名利益以及不热爱受欢迎的名气,但当他上前询问对方何不自己动手,简单的一句回答却让Newt哑口无言。

 

只因为Dumbledore无法亲手了结Grindelwald,所以只能是他。

 

Newt不是没有注意到Dumbledore的语气下藏匿着一丝悲伤,他太明白了。爱上自己应当恨的人,Newt苦涩地想,和他爱上自己的亲哥哥在负罪感上几乎是一码事。Newt曾想过要亲手了结这个不正确的感觉,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像他那样爱慕着自己的手足,这感情的隐秘和罪恶不言而喻。

在Hogwarts上学时,他总是以照顾受伤的动物为借口不回家,尽管有一部分的原因的确也是为了动物所以才选择假期时继续留在Hogwarts,但绝大多数还是因为一回到家就会见到Theseus, 他的哥哥越发高大英俊、无时不刻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的魅力,总有一天他会成为Scamander家的家主,找个温文儒雅的气质女性结婚生子,然后幸福的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个日子。


所以Newt决定主动远离Theseus,青春期的异样情愫从没打算给Theseus知道,他想,因为这是错误的。Newt把更多心思投入到神奇动物身上,以期淡忘对Theseus的感情,但他的哥哥每周寄来的猫头鹰信件,对他嘘寒问暖、询问他在Hogwarts遇到的趣事、叮嘱着幼弟不要因为照顾神奇动物而受伤或是累了身子,这些东西无法忽视。


每一封Theseus寄来的信件,Newt都好好地把它们保存起来,直到他看着那堆信件被堆积的越来越厚,他悲哀的发现他根本无法不爱Theseus,他想念他的哥哥、想要被他的哥哥拥吻,他无法做到亲手斩断这种爱慕之情,反而因为许久不见的挂念而越陷越深。

 

既然没办法了结对哥哥的情感,Newt决定,那就好好隐藏它吧。然而谁又想到,这一藏就是十多年。

 

退学后辗转去魔法部工作是Newt最痛苦的几年,尽管不在同一个部门,Newt却同样浸泡在与Theseus有关的言语里,无论他走到何处,Theseus就好像诅咒一样地缠绕于他周围。

 

然而会到魔法部工作也是因为Theseus,在被Hogwarts退学后,Theseus得知此事非旦没有生气,反而还上前给Newt一个拥抱,力道大得就好像想把Newt容纳到自己的身体里一样。

直到过了几天后,Theseus敲了他的皮箱示意有事情要告诉他,Newt才从Theseus那边得到一个去魔法部工作的建议。

 

盯着眼前的名片许久,直到感觉到胸前有异常的拉扯感,Newt才从回忆中脱离。他低下头轻轻用手指安抚着待在大衣口袋处的护树罗锅。「抱歉Pickett,今天发生太多事情了。」

 

稍早于魔法部时,Theseus在他耳边低语的嗓音此时又占据了他的脑海内。

『Newt,听清楚,现在情势跟以往不同了,所有人都必须选边站,你也不例外。』

Newt现在甚至还能感受到当时Theseus拥抱他时,他身体所传来的热度与气息,一切都是这么美好,这让Newt有点想哭,尤其是他联想到这个拥抱过不久不再只是属于他一人的,年少时期的想法如今在他三十岁像是得到了验证一样,Theseus将会与他的好友Leta结婚,生下属于他俩的孩子,并且渡过幸福的余生,而他则继续自己十几年来的感情逃亡。


*****


然而这一切来得太快了。

蓝色的火焰不断向他们袭来,Grindelwald站在中心点沉默地看着他们,被火焰吞噬的傲罗的尖叫声响彻整个集会场,Tina在不远处正极力抵抗向她袭去的火焰,Theseus和Leta则一边压制到处窜出的火柱、一边试图往Grindelwald的方向处投射咒语,此刻的他们是绝对的处于下风。

Newt站在原地,灰綠色的眼珠凝视着Grindelwald,脑海不断闪过方才对方所讲的字句。

 

不再有战争、追求自由、每个人将获得应有的爱。

 

可他呢?

被Dumbledore当作棋子丢上前对抗Grindelwald、只要魔法部还在的一天,他就只能偷偷摸摸地违法出境,到处张贴的悬赏令无声地宣判他的处境、他所爱的人永远也不会以相同感情回应他,Theseus的无名指上那枚戒指正是原因。

 

Grindelwald冷淡的目光扫过来,在碰到Newt的那个瞬间变得兴趣盎然,挣扎、梦魇、恐惧与罪恶,成为黑巫师的最佳配料。那个瞬间,Grindelwald举起魔杖。

 

Mr.Scamander,你觉得Dumbledore会为你哀悼吗?」

 

所有事物在这一刻就像是被放慢了动作。

咒语在半空中划过的轨迹,

Grindelwald向他抛来的一团火焰,

Theseus急切地嗓音划破天际,

Newt眼睁睁看着面前越来越近的蓝色火焰。

 

那就是答案了,Newt心想。

 

接着他走进火焰,Newt能听到身后那群人的呼唤,可他不想停下脚步,火焰嘶嘶作响的声音占据了他的听觉,身体却神奇似地感受不到应该要有的灼烧感,飞蛾扑火的当下是这种感觉吗?抱着一切的勇气,明知道在前方等待着的是怎样的结果,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直扑火焰,Newt觉得他好像抓住了答案,飞蛾并不是自取灭亡,而是在那个熊熊烈火之中看见了一直追求的光芒。他的目光紧紧盯着Grindelwald,坚决而不容置疑,最终Newt站到了他身边。 

 

Grindelwald似笑非笑地看着Newt,就跟他所想得完全一致,Newt Scamander终究会背弃Dumbledore而选择投靠他。他太了解Dumbledore了,口口宣称的爱徒,却一手将其推向危险之地,自己则像个胆小鬼躲在Hogwarts里。

任谁也不会愿意被当成棋子一般遭人肆意玩弄,Scamander家族的小儿子证明了这点,但对方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加入他。

Grindelwald的眼神迅速看往前方台阶上的首席傲罗,意会到是怎么回事后嘴角扯起些微幅度,随后抓着Newt的手臂,「该走了。」他说。

Newt点头,少见地抬起头直视Theseus的脸,在幻影移形的那个瞬间,他看到兄长的眼睛,悲恸而震惊,它们溢满了泪水。

 

-TBC-


谢谢观看!

希望不会雷到各位...!

大略寫個腦洞.....可能有點OOC...?

25歲導師牧凌太 x 17歲高校生春田創一 (逆年齡操作)

起初情感上當然是牧>>>>>>春田了,可是礙於春田還是個17歲,又是自己任職學校的學生,於是默默壓抑著愛戀情感,但是偶爾還是會帶著私慾去觸碰春田 (ex:腰側、背脊、頭頂、手背等等的身體部位) 

起初春田不以為意,而且這些觸碰只停留1~2秒,至少在外人看來並沒有什麼不妥,但是隨著時間推進,春田也發覺到牧的各種舉動漸漸"大膽"了起來 ,可是表面上的牧卻也沒有表示什麼,於是反倒是春田開始對牧老師越來越在意了 ,甚至日久生情、開始喜歡上了牧 (此時情感變成牧>>>>>> <<<春田)

...總之就是想看禁忌雙向暗戀甜蜜蜜的學園牧春,求好心的太太領走梗吧!

沒準之後還會有其他腦洞,就先寫個大概了 ( ´・ω・` )

啊私心希望春田的性格不要像連續劇一樣這麼優柔寡斷www

確定關係的牧春倆人,叫對方的稱呼也變成 → 創一、凌太

畢竟都在一起了,還叫姓氏好像就少了點甜蜜的感覺呢ww


啊也好想看ABO設定的A牧O春..想看 "孕期時,春田田簡直被牧寵上天去了" 的情節(倒)


久久沒碰電繪版…畫個頭就要兩小時(。